04-<<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銀高】青春挽歌(完)

2013/05/08

前言請看:

本來想打成BE的一篇,碰友投票後加上了HE
喜歡BE的看完一和二就好了
想看大團圓HE請看完三吧

這樣可以滿足大家了吶,也滿足了AP同學想看兩個END的不仁道要求


*3Z設定
*試文風,文渣請見諒


 
 
一.

想起被高杉甩掉的事,他的心情總是亂七八糟。

莫名的開始,莫名的終結,雲霧一樣飄忽不定的少年心,浮到他頭上又不知不覺地掠過。年輕過的男人比誰都明白年輕,卻發現不是有原因的結果都能輕易接受。

這可是銀八老師的初戀。

噁心巴啦的台詞沒少說,愛這個字從嘴裡說到床上去。跟學生搞到這種地步,一個老師把老師的一切都押上去了。他覺得自己比誰都認真,結局卻不是理所當然。如果他做的不足以說明誠意,他到底還欠缺什麼?

這是個沒有答案的啞謎。

他和高二生的戀情給學年劃上句號。乏味的暑假無聲逝去,腦海只留下異常燥熱的零碎記憶。開學,今年他要當高三的班導,名冊上印著升上高三的高杉,預料之內的現實沒有減低他的無奈。

他的生活一如既往,無特色的老師,無魅力的課本,在無趣味的黑板前說無意義的課。青春的孩子討厭浪費青春,那個太青春的孩子大概是不甘無聊,上了幾天課便跑得無影無蹤。別人說,分手的情人都厭惡彼此的臉,開學時他刻意避開那頭黑髮下的白眼帶,曠課後老是不經意就瞄向沒人的書桌上。他以前沒覺得高杉的臉特別惹人厭,現在明白妯娌姑嫂都有她們的道理。只是哪個大媽可以解答一下,都沒看到討厭的人,為何還是渾身不自在?

逃學逃久了,老太婆開始找人,文書小姐的字條劃著端秀的電話號碼,他沒看一眼就掐成紙團丟進垃圾桶。對著手機和校務電話呆了半晌,他拿起用到發黃的聽筒,嗶嗶按著數字鍵。通訊公司的接駁鈴聲又長又響,聽得人心臟噗通亂跳,他還想著要不要去投訴投訴,鈴聲倏然斷了,嚇得心頭一顫。

另一頭的嗓音睡意濃濃,於是他看錶一下,日上三竿連時針都豎得筆直,太陽沒曬乾高杉的屁股根本是差別待遇。

老師的聲音當鬧鐘,開心吧?
幾多天沒見老師了,再睏都滾來學校睡。
別給老師帶麻煩,老師已經很忙了。
給老師上學啊,知道沒?

一個老師給學生說教了。

囉嗦的悶話,無言的回覆,連掛線都是無聲無息,正常的師生都是這樣通電話?嘟嘟聲聽得刺耳非常,他啪察一聲放回聽筒,發黃的手柄居然冒出水珠,黏得一手濕熱的舊東西還是叫文書小姐換掉吧。

他不知道自己的話多少進到高杉耳內,最少上學那句有進到一天半天。不良少年由長期曠課變成間歇逃課,一個月露一次面,輪他值日時絕對不會回來,每遍都是搭著志村膊頭叫他行行好。

期考大考的出席率最讓人滿意,連成績都讓人無話可說,珠算班的高薪老師就是不一樣,難怪孩子們都去那頭燃燒青春。除了珠算應該還有個教國文的,梳頭爽直金髮雙眼炯炯有神,光茫四射得連銀八也想去上他的課。

學生都是選好老師的。

他們的高三平淡地結束。高杉奇蹟地回來行畢業禮,老太婆給銀八豎了個姆指,事實上他什麼也沒做過。站在台上一個一個頒証書,頒到高杉手時連眼睛也沒對上,流水作業匆匆拍下班合照,以後夾在校務資料裡下面會寫著「三年Z組」。

最後沒說上一句話,記憶中止在高杉和朋友悠悠步出校門的渺小身影。

學校像一輛公車,接了學生送到終站,車空了後又接一批。見証周而復始的青黃交接,他以為老師的心會麻木,直至兩年後他在家裡無意翻起那一屆的畢業照,情緒湧上胸前淚水溢出眼眶只是一剎那的事情。他的視線模糊在少年青澀的臉孔上,滴在鏡片滑落照片時還慌忙用手撥掉。

春風隨歲月更替,草原每年抽新芽,就只有一人,他永遠無法遺忘。時光沖不走他的情感,失戀的苦澀依然盤縈心中,他無法忘卻的,是他扣過的手、抱過的腰、吻過的唇;他放不下的,是少年跟他愛過的那年高二。

老師變得不再老師,因為他從來不是老師。

他和高杉的記憶蓋上了厚厚灰塵,迷離片段裡只有感情清晰可見。他努力地搜索、尋覓,找到了結業禮時的高杉,在他眼前漸漸變小的少年背影。

最後的見面,沒有留下任何深刻回憶,觸碰只是瞬間即逝,遺忘的答案依然是一個缺口。

痛苦的開端是察覺到痛苦,可悲是他刻意挑起痛覺。抱緊懷裡唯一的合照,像個小孩一樣大哭的男人明白到他的脆弱,猶如洪水暴發的情感崩潰了理智,是他抑壓多年、歲月無法粉刷磨滅的愛情。

如果有好好問明白,如果有拉著他聊一遍,如果有用盡辦法留下他,如果有告訴他依然愛他,一切會變得不一樣嗎?

電話號碼依然倒背如流,撥號過去卻是天荒夜談。曾經的現實終究要變成夢境,展翅翱翔的少年亦不再回頭。他錯過了捉緊對方的最後機會,連一根羽毛都撿不回來。他扯不出一個藉口,他已經連老師都不是。

他渴望著高杉,想見他、想抱他、想吻他。

然而,他的愛定格在擠滿人頭的班合照裡,與少年的身影一同遠離。




二.

想起甩掉銀八的事,高杉的心情總是一塌糊塗。

魯莽的開始,魯莽的終結,峭壁般歷盡風雨的成年心,早已忘記對情愛費心的器量。未成長的男人不了解成長,為何還異想天開打一場沒把握的仗?

這可是高杉同學的初戀。

隨風擺柳的事情沒少做,愛這個字從耳朵進到半身裡。像他一個心高氣傲的大少爺,想來勾搭的女孩子由校門排上天台門,他剝了自尊跟一事無成的潦倒老師談戀愛,卻換不到成年人一次正眼看待。如果他做的不足以說明誠意,他到底還欠缺什麼?

這是個不想面對的答案。

他和老師的戀情為高二年劃上句號。短暫的暑假變得尤其精彩,每天跟大夥兒玩得沒頭沒腦,糜爛過後卻連丁點印象都沒有。

開學,今年他升上高三。課室裡站著銀八老師的雪白身影,預料之內的情況沒有降低他的煩燥。

他的生活不如以往,礙眼的教師,礙眼的課本,礙眼的黑板前列著礙眼的同學。成年人滿不在乎的死魚眼變得異常討厭,他不明白混亂過後為何還可以一視同仁面對舊伴。於是他乾脆不上課了,他不想自己按捺不住揮拳揍人,還要面對他絲紋不動的冷漠眼神。

誰說分手的情人特別想見對方?妯娌姑嫂都是空扯白話。

逃學逃久了,煩人的學校便來煩人。某個風和日麗的大白天,陽光從腳底一直曬上屁股來,床邊的手機突然響得如雷貫耳,早知便把萬齊硬推的鬼曲撤個乾淨。

眼睛勉強裂出一條線,沒看來電名字便按了綠鍵,事後發現看了也沒用,沒節操的公家電話進不到他的通訊簿。

同學你這是什麼生活?現在可以吃午飯了。
學生就應該上學,不是睡了一個晴朗白天。
雖然沒同學在想你,可不要給成年人帶麻煩。
最少每月來學校一次,老師保証不煩你吶。

一個學生被老師說教了。

熟悉的嗓音,相同的腔調,一仍舊貫的對待令他怫然不悅。他連跟舊情人對話的方式都尚未曉得,成年人的從容不迫根本是最惡意的冷嘲熱諷。一手把電話往地上摔,啪啦一聲電池都蹦跳出來,電話捱了一跤居然還活得好好,只有他怒火從臉頰燒到眼眶去。

銀八的話他一句都沒聽進去,下一天準時上學絕對是純屬巧合。他認為自己把無恥老師的聲音拒之耳外,所以他無從考據緊記每月回校是源於何處。沒上學的日子會有人給他帶功課,不明白的地方只要動腦袋都會弄得明白,輝煌的成績單証明高中課程有多弱智,下課後還纏著老師的人不過是博取好感吧?會浪費精力去討好老師就說明是天生愚笨。

老師的眼才容不下小屁孩。

他們的高三平淡地結束。回校行畢業禮只因為要每月上學,四眼仔抹淚抹涕說什麼最後聚會他壓根兒沒想過,胸花未出校門便隨手丟在一角。

站在禮堂裡彷彿是排上輸送帶的罐頭菠蘿,裝好果肉封了口黏完招紙就能裝箱,那疊名為畢業證書的招紙捧在三年Z組的班導手裡,貼在他身上時連眼神也沒給一個。鞠躬下台回到座位眨著眼便過去,為了一聲「高杉晉助」而心跳加速自己怎看也是個白痴。

隨波逐流被迫擠去拍班合照,他在銀八後兩行右三個位,後來文書小姐貼心地把照片寄到府上,要不他都忘了自己原來拍過照片。

最後沒說上一句話,記憶中止在銀八站在學園頂樓抽煙的渺小身影。

學生像一個旅人,上車到達目的地,下車後又要趕轉一輛。無人會在乎車上的司機和乘客,也不會在意曾經擦身的個體,所以兩年後他丟舊書時無意翻到高中的畢業照,呼吸瞬間屏住熱淚傾流而出都是他從未預想的反應。他的視線停留在老師難得端莊的眼神裡,手指撫上去時光滑的手感原來痛得錐心。

流水交替隨風不息,日月星移從不間斷,卻只有一人,他始終無以取代。他的感情沒被光陰淡化,失戀的苦澀仍然糾纏思緒,他無法忘卻的,是他扣過的手、抱過的腰、吻過的唇;他放不下的,是成年人跟他愛過的那年高二。

學生變得不再學生,因為他不甘心自己只是學生。

他和銀八的回憶他以為忘得乾脆,片段湧出腦海時每一幕都瀝瀝在目。他記起結業禮時站在頂樓的銀八,圪立高處只能仰望的遠遠身影。目光裡包含了千百個少年無知的孩子心,而他只是偶然掠過的一抹殘影。無人會在乎罐頭菠蘿姓甚名誰,他渴望的與別不同不是老師所能給予的。

水珠掉在照片劃下斑痕,邊緣掐得癟皺時白影依然光鮮如新,缺堤的眼瞼下臉頰早已濕成汪洋,嘴唇持續發抖卻只有乾涸的喘氣聲。時至今日他才發現,一直以來的怨恨,不是真心愛過後只有他摔成碎片,而是從頭到尾他都沒了解過自己在乎的唯一一人。

如果可以從頭再來,如果可以再次見面,如果可以坦誠面對他,他會不會再次注視這個不再驕傲的他?

上學的路記憶猶新,高中的門不再為他而開。逝去的歲月已經無法回首,他也再無資格套著立領恤衫在天台等待。年輕的他曾經爬上鐵網,轉頭對銀八說他很想飛,如今他翱翔藍天,眼裡卻只有停留原地仰頭看他的老師的臉。

他渴望著銀八,想見他、想抱他、想吻他。

然而,他的愛定格在沾滿水氣的班合照裡,與成年人的身影一同留在校園。





三.

收到邀請函後,他都當垃圾丟得隨手。

沒有音訊的多少年後,學校對他而言只是個空虛名詞。穿插而過的時光裡,他明白分岔路上已經各有生活,執著回憶活在過去只是不設實際的白日老夢,而他再沒本錢在消逝的情感上虛耗人生。

所以,他記不起自己懷著怎樣的心情,把那套鋪塵的高檔西裝燙得筆直。

同學會裡浮在眼前是一顆顆似曾相識的人頭,歲月的痕跡映照著校園裡萬年如一的那株櫻花,微風吹起粉紅片片成為每段重逢的唯一背景,每個老師每個學生拼湊出讓人百感交雜的風景畫。

時間累積出一所學校的茫茫人海,海裡的人都掛著相同名字。然而,如果對他而言只有一段感情不是名為師生,再多的浪花都蓋不住他的獨特臉容。

春風再次刮起櫻花,旭日照亮了他人生絕無僅有的最後機會。


不再是老師,也不再是學生,一雙紅眸終於對上了綠眸。





(完)

14:58 [同人] 銀高短篇 | 留言:(0) | 引用:(0)
留言: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