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銀高】平行線上 (二)

2013/03/25

  對銀時而言,歌舞伎町並非每個角落都能任意亂逛,比如他現正身處的高價服裝店,隨便一件衣服都抵上他三個月米飯。他總是把門口那面「歡迎光臨」看成「沒錢請滾」,但他從沒覺得自己的眼睛出問題。

  「嗨,我們這店不賣賤貨的!」變了歐吉桑的中年老闆依然一張頂頂惹人厭的咀臉,瞇起一雙勢利眼下逐客令。

  銀時鼻子一嘖。歌舞伎町認不出他萬事屋先生的,哪怕只有這位廁所塞了才喚他當渠王的狗眼老闆,更何況現在變了小姐,自己簡直是個毫無價值的無謂人,狗眼老闆的態度比平日更不屑了。

  「你們識趣就自行滾出門,我這裡的寶貝可不是你們賠得起。要是弄髒了,你們賣內臟也換不來洗衣費!」狗眼老闆從頭到腳掃瞄了銀時和高杉二人,下巴翹得更高。

  先不說銀時自己,他發現高杉今天也穿得很樸實,一件純紫綿浴衣和黑外掛,衣服連一根草也沒繪上,跟平日花綠的打扮截然不同,看上去挺潦倒,加上胸前抹了一大片雪糕漬,一整副窮模酸樣,完全看不出是個大少爺。

  雖然銀時自問是個名正言順的窮光蛋,旁邊這個脾氣奇差的闊少可不是!還好現在換了個女人皮囊,銀時覺得接下來無論發生什麼事,日後也不會惹麻煩,狗廁所塞了他照樣能接工賺錢。於是他光明正大地剝花生,看高杉如何用銀鈔塞滿這個屁股大、口氣更大的狗眼老闆的大咀巴。

  「我沒有帶錢。」看到銀時閃爍期待光彩的眼神,高杉叼著煙槍平淡地說道。

  「……」銀時呆了幾秒才懂得反應過來,下巴急墮最少五吋。「啥…啥!?沒錢你說什麼買衣服給我!你能買個屁啊!」

  「買衣服一定要錢嗎?我不知道。」高杉連一絲起伏都沒有,理所當然得像說今天太陽在東邊升起。

  「你…你不知個頭!沒錢那你用什麼來買東西!美色啊?你以為你是張根碩,人人巴不得給你貼金!還是你想打垮店子拿衣服!這不叫買叫搶!」

  「我語文很好,不需要你教。」高杉從唇間抽出煙槍,吐了一串白煙,便把煙槍放在狗眼老闆的狗眼前。「用這個來抵吧。既然這位大叔如此識寶,你鐵定知道這玩意吧。」

  狗眼老闆本來一臉鄙棄的看著高杉那枝舊煙槍,突然那雙長長的狗眼瞪得圓圓,眼瞳的光澤轉了幾圈,一雙肥大肉掌小心翼翼地捧起桌上掉了幾塊色的銅管。

  「這…這…這該不會是史加極星終極史加極大師史加極鮮嘉力老師親手打製的煙管吧!??」狗眼老闆激動得兩手打顫,兩顆眼珠快要滾掉出來。「怎…怎…怎可能會在這裡出現!」

  銀時還沒搞清那堆史來史去的到底是什麼來著,狗眼老闆繼續用他驚惶至極的口吻自說自話:「史加極星是全宇宙最有名氣的煙品產地,當中以終極史加極大師史加極鮮嘉力的手工最為精細,出自他手的煙管無論形狀、款式、尺寸都堪稱一絕!但他脾氣古怪,不少達官貴人想邀他打造都被一一拒絕,現時全宇宙為他親手打造的煙管不出三十根!每一根都價值連城!」

  聽完狗眼老闆的解說,銀時挖著鼻瞄了瞄那根煙管。如果他現在變回死魚眼,眼瞼應該越掉越落才對!這史來姆什麼煙管到底哪裡值錢?還不是跟居酒屋老頭子那根粗貨一樣?要是有人拿這根東西來萬事屋,他應該會竭盡臂力連人帶槍丟上天邊的一角吧……等等,該不會真的因為他不識貨而丟過幾千幾百萬!?

  「我有好幾根,這根用膩了,抵了也沒所謂。」高杉說得毫不在意,唯那只綠眸流露著淹得死人的傲慢和囂張。「這家店,能買多少就多少。要是全店的東西都抵不上我這根煙管,就把你老婆子女連後園那條狗也包起來,老子近來悶得要死,正要找點樂子。」

  銀時深深概嘆,不愧為全江戶首屈一指的恐怖份子頭目兼頭號敗家闊少爺。這種欺壓百姓迫良為娼的中二病奸角台詞,配上高杉現在唇上那抹人見人憎的賤笑,如此氣場簡直比得上鄭X誠演人渣Marco時的風華絕景。果然壞事就要留給專業的,他這個主角再渣也渣不過正宗惡役。

  看著狗眼老闆的臉由紅轉青,青到連唇也擦白了,高杉的笑容越拉越長。狗眼老闆一直向高杉賠罪,最後還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抹眼淚,說什麼他女兒才十二歲什麼的。高杉不為所動,甚至樂得笑了出聲,說幼女乳房小手感好,正合他口味。銀時突然覺得他也不太了解高杉,這種超越犯罪的變態發言,真的出自當年拿著課本一本正經向老師討教的小不點嗎?

  男人啊,到了某個年紀終究也會學壞的。

  幸好最後高杉沒真的要了那個幼女的小乳房,只是包了全店所有衣服,外加要狗眼老闆把現在穿著那條髒兮兮的內褲套在頭上圍著江戶跑十圈。反正現在狗眼老闆一副男兒身,總比用女體裸奔來得好。高杉這回算仁慈呢,只要他回去後不會叫手下來放火燒屋拐女人。依高杉的個性,也不會吧?

  銀時和高杉換了件乾淨衣服,便大包小包步出店門。雖說錢是高杉付,但就他一個女人搬東西,堂堂大男人兩袖清風走在前面太過份吧!於是銀時硬把幾包塞在高杉手裡,就要他自己作的孽自己也來承受。

  才走了半里路,高杉就丟了手上的包,不走了。銀時忍不住罵了出聲,這傢伙到底有多慵懶!?以前領軍打仗攀山涉水也沒哼一聲,現在抬幾包衣服走一會兒就發少爺脾氣,到底他那堆新手下有多寵他!?他們不知道愛一個人要讓他自己走嗎!仔細看,高杉好像比以前矮了半個頭!沒運動骨質疏鬆了吧!?

  擾攘了好一陣子,前面幾十米的碼頭駛來一艘畫舫。銀時抓了抓頭,問高杉要不要把這堆布拿去換一頓。高杉也覺餓,一副勉為其難的咀臉重新揪起包包。二人一同登船,換了間廂房,叫了一大堆價值不菲的餸菜,還開了瓶高價酒──當然全都是高杉點的。

  桌上琳瑯滿目的美食清掉大半,高杉在袖裡掏出煙管,點了火,悠悠抽了口煙。銀時白了一眼,到底高杉平日帶多少根煙管出街!看他在服裝店抵的那根史萊姆,這根東西就算不是史萊姆二號,也必定是級數相當的高價貨。隨身帶著一堆貴煙管好嗎!?他習慣把煙管當鈔票?還是鬼兵隊除了破壞世界,還兼職全大江戶的煙管批發?

  話說回來,銀時記起高杉久久沒在歌舞伎町露面。除了那次暗殺將軍的祭典,他都沒見過高杉在江戶的土地上行走。這傢伙難不成又在計劃什麼驚世大爆炸?

  「高杉…先生!你不是歌舞伎町的人吧。為什麼會來的?」雖說在服裝店就已經互報稱謂,頭一天見面就直呼其姓好像有點不妥當。銀時小心地在姓氏後加上敬稱,好讓高杉不以懷疑。

  對坐的高杉瞄了銀時一眼,綠眸映著燈火顯得有點明亮。他以為高杉會回一句「關你何事」,或是乾脆忽略議題繼續抽他的煙。誰知隔了半晌,高杉用嘴角叼著煙管,認真地回答:「最近太無聊想四處逛,逛著逛著走過來了。後來發生了點事兒,想去會一會那個沒心沒肺的舊情人,但找不到人。還想賭一下他會不會真的砍我呢,真可惜。」

  「因為想逛街就逛街了」這種作風太符合高杉,銀時瞬間剔除高杉另有陰謀的選項。反而是高杉口中的舊情人引起銀時的好奇心。會砍他的舊情人應該沒幾個吧?除非他在自己不知道的光陰裡惹了滿身風流債,否則最有可能的人選應該是……

  「那傢伙,真是個出門不帶腦袋的白痴。」漠視銀時的滿臉狐疑,高杉感嘆一句,抽出煙管吐了口煙。

  是桂!他找的一定是桂!不帶腦袋的白痴絕對是桂!該死的,高杉不要臉的跟桂也搭上了!──銀時心裡大吼,額頭暴出幾條青筋。

  「說起來,這條街好像有點不正常,女人都變得很醜。還有,真撰組每個人都頂了對球,嘔心得想死。發生了什麼事?」

  聽到高杉過於直接的感言,銀時忍住沒向高杉怒吼「你那個舊情人現在也變了你口中的醜女人!」。他掐住手裡的酒杯咬牙回道:「最近辦女權運動,男人都在胸口掛橘子歌頌女人。」

  「主辦是腦袋壞死吧,居然想出這種無意義又污染視覺的爛活動。」

  到底一個整天計劃破壞世界的中二病有什麼資格批評別人?你的腦袋比人家更早壞死!──銀時在心裡再吐一句糟,巴不得隨手執起一個盆子敲醒他。

  「嗨,你該不會也是男人吧?胸口是橘子還是西柚?下面的棒子還好嗎?」高杉流波一轉,落在銀時胸前漲起的部位。

  「去你的!我這對球貨真假實!連矽膠也沒裝!再看我就挖你眼!」銀時一手拍桌,看著高杉一臉色迷的盯乳房,真想賞他幾個勾拳讓他收儉一下。

  高杉哼笑幾聲,放下煙槍倒了杯酒。純淨的液體在小杯輕輕蕩漾,光影拆射在綠眸顯得格外晶瑩。銀時也跟著拿起酒杯,痛痛快快乾了一杯。

  一剎那,銀時有種錯覺,今天的高杉不是那個忘情的鬼兵隊領軍,而是當年靠在草盧走廊賞月對飲的同伴。因為互不相識,毫無瓜葛的陌生人反而更能無慮地笑言笑語,如果他依然是高杉認識的坂田銀時,他們根本不可能和平共處這一天。

  「銀子小姐,想生孩子嗎?」

  「嘖!」酒液才剛滾過舌面,立即被高杉的話嚇得吐出口外。銀時狼狽咳了幾聲,隨便用手背抹了抹下巴,便向高杉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我只是隨口問問。女人也想生孩子吧?畢竟是天性來的。」高杉瞇起了眼,若有所思地接話下去:「一般來說男人只會想交合,不會特別想生孩子。」

  話題跳得太快,而且是如此驚人的內容,一時之間銀時也回應不來。儘管他當了幾天女人,骨子裡依然是個硬漢子,稍為女性一點的想法壓根兒沒冒起,更不要說是生孩子這種只有女人才會考慮的生理問題。

  「不想嗎?我還以為女人都想給自己的男人生孩子。」

  「嘛…我才這種年紀…又沒男朋友…還沒這種打算...」完全不知道該回何回答,銀時只好隨便敷衍了事。

  「已經生不出嗎?」

  「你到底是想找碴嗎!一開口都是討罵的!」

  高杉揚起嘴角,杯邊再度貼上唇瓣。酒液在唇鋪出一片濕潤,嫩紅的光澤勾成一道優雅的弧度,映襯著酒精抹在臉頰的粉色,泛紅的臉容流露著一絲難以言喻的微妙。

  有時候,銀時覺得高杉身上帶著一點毫不相稱的媚態,跟平日粗暴的個性互相對立,卻又不會顯得違和。他總是看得入迷。

  他有點醉吧?

 
(待)
11:38 [同人] 銀高-平行線上(完) | 留言:(0) | 引用:(0)
留言: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