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銀高】平行線上 (一)

2013/03/25
*官方性轉梗,女體注意
*時間設定為437訓和438訓之間,等待新連載的一星期
*絕對是銀高,信我,這cp我逆不可
*覺得銀桑很受什麼的一定是錯覺(?)因為她是銀子(??)
*真的是銀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吼)
(一)


  理應是一場轟動的慘事,卻沒有引發想像中的混亂。悠長的一星期將會逝去,時間沒有變長變短的錯覺。如果以此推論「其實一切沒大改變」,會被人批評把問題簡單化嗎?

  烈日高掛,人聲吵嚷,今天的歌舞伎町風光依然。可能這條街的居民歷盡風雨,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都嚇不壞他們。區區變換性別,幾天哄動後又漸漸被淡忘,一如以往地過日子,安然等待猩猩下星期把事情擺平(或是搞得更糟糕),在短短十來頁漫畫裝個驚惶失措後又繼續過活。該說這條街的人太冷靜還是太麻木?

  就連昨天在街上破喉大罵「沒棒如何抱老婆」的粗豪壯婦,晚上用她沒棒的身體嘗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初春後,今天也溢著一臉紅潤跟其他壯婦說「老婆有棒就好了」。天吶,原本一個男人性轉得連性格也轉了,這不叫墮落叫什麼!別以為只要一凹一凸事情就完滿!

  向壯婦群丟了個白眼,滿腦嘮叨的銀時其實也一如既往在大街亂晃,手裡還握著頂了幾個草莓大球的雪糕筒,讓人以為他心情好到不得了。

  現實總是殘酷。作為男性的銀時頂著一雙死魚眼和亂七八糟的天然捲,在女性群中一向毫無人氣。換了性別後,憑胸前一雙大乳房居然騙了一堆好處回來。那些曾經大肆批評「胸大沒腦」、「男人只看身材真膚淺」的女人,性轉後一個兩個巴不得把頭栽進自己溝裡去,連街口賣了幾年雪糕的大媽,頭一次感受到男性腳間感應器的威力後也忽然疊多幾個雪糕球。所以說,你的奶子如何,你的運氣也必如何。哪個男人會嫌大奶?只會嫌奶不夠大!

  靠身材過了幾天快活人生,銀時有錯覺自己應該繼續當女人,或許還有料當女神吧?不過,一想到當女人只被人操,他隨即打了個哆嗦。作為雄性生物的自尊根深蒂固,即使披著女兒身,他依然接受不了自己躺著被人操。沒運氣也罷,最少滾上床後還是個不可一世的帝王,辛苦練來的腰力怎可以一下子化成抱影,他可沒練過柔軟度!

  大白天已經想得一腦黃澄,還越想越入神,沒注意旁邊店子大特賣的人群,一不留神被幾個明顯是性轉過來的魁梧巨婦猛然一撞,踉蹌跌向恰巧路過的浪人,兩個人一塊兒趴倒地上。

  雖然是脂肪,皮肉始終當不了防撞墊,倒地的衝力壓得胸口一個苦悶,肉團頂著骨頭隱隱作痛,幸好還有個人來墊一下,不然一雙球撞向硬地肯定痛上半天!
  
  銀時勉強撐起身,一襲冰冷胸前泛起,雪糕沾在衣上溶得糊里糊塗,有點還流進衣服裡劃了幾條凍痕。他看到雪糕也沾在對方的衣服上,正要站起來賠個不是,卻發現被壓的人長得尤其熟悉,特別是纏在臉上的白色繃帶,簡直是某個人的標誌。

  「呃……」銀時咀角一抽,恨不得仰頭大叫「天要亡我」。被迫性轉也罷,反正全條街都性轉了,但居然在最不佳的狀態,碰到最不想碰到的人!儘管他誓言在街上碰到高杉一定會砍他,沒想過真的會在風和日麗的江戶大街跟他迎面碰上!

  現在應該開打嗎?打得過嗎?性轉後力氣變差了,對手是高杉的話會否太勉強?姑勿論這傢伙會否恥笑自己變了女人,他這模樣能不能活著逃回去還成問題。老天爺果真要迫他去死!?

  當他還思考著用女性身體能不能打過高杉時,對方已經不耐煩地發話:「小姐,你想躺到何時?」

  銀時眨了眨眼,連忙跳起來。高杉冷冷盯了銀時一眼,便自顧自的站起來,拾起甩在地上的斗笠撥了撥塵,重新戴起斗笠並紮了個小蝴蝶結,動作悠然得彷彿自己從來不是個通緝犯。銀時站在前面望了一會兒,看見高杉連眼尾也沒再瞄向自己,左掌猶豫地揣著洞爺湖的手柄。他決定開口試探:

  「嗨…高…」銀時故意把嗓音拉高一點,尾音拉長一點,弄得不像自己的嗓音。

  綠眸迅速滾至眼角,鋒利的視線像要刺穿對方。銀時心頭一顫,握刀的掌加大了力度,大戰彷彿一觸即發,可高杉再沒有任何動作,只是一味直勾勾的盯著對方。三目交投了好一陣子,銀時也搞不清自己要如何應對。

  「搞…搞什麼!你把人家的衣服弄髒了!」想著要如何打圓場,最後想到一招裝瘋扮傻。現在自己頂著一臉女相,硬說自己不是坂田銀時應該能瞎混過去,隨便扯堆對答接著各自離開吧!他可不想跟攘夷志士在白天的大街開打,接著又要被真撰組的人抓去問話。

  「是你撞我。」聽到銀時的話,高杉的臉掛滿不爽。大概是自己的衣服被弄髒,他的心情也壞透了:「別以為奶子大就可以誣捏人,臭女人。」

  「你…你妹的矮子!你幹麼扯到我的奶子上!」雖然銀時只想完事才扯出這句話,卻被高杉的回應煽起怒火。別人就罷,居然被高杉恥笑自己的女體身材!從來只有他笑高杉高了十年也長不高,今天竟然被他笑自己的奶子大!又不是他想變成乳娘!

  「是你站在旁邊阻礙我!要不我來一個單手三百六十度後空翻著地,我的雪糕怎會變成一團糊!」

  「你最好跳得出。我怕你胸前太重,翻到一半就墮地。」

  「你才跳不出!只有矮子才跳不出!一開口就沒好話,上天才罰你長不高吧!」

  「嗨,你想死嗎?一句矮子有的沒的,是你長得太高像枝電線杆的,嫁得出去就怪了。」

  「安啦,你看看滿街大嬸都是城牆身形,我可是歌舞伎町的大美人!」銀時一手指向高杉,剛才的忌諱都灰飛煙滅:「總之現在衣服髒了、雪糕沒了,還掉進衣服裡黏答答的,全都是你的錯!你一個大男人做了事就要負責任!」

  「我做了什麼?撞我的是你,還被你弄髒,我沒要你賠,你還要我負什麼責任?給你面紙抹身?」高杉一臉不屑,眼球掃視了銀時身上的污漬,咧出一抹壞心眼的譏笑:「還是,你想我親自替你抹身啊,小姐?」

  幹!你剛才看什麼!你想到了什麼!好端端在街上吃雪糕,碰到仇人已經夠不幸,還被大刺刺地視姦了!小時候鄰村的姑娘還說你很正經,正經個屁!正經地用眼睛滿足下半身嗎!

  銀時氣得一臉漲紅,難以置信自命清高的高杉原來也會光明正大調戲女生。
被怒火燒昏了腦袋,銀時突然靈光一閃,一把抓住高杉的右手,塞到自己胸前又瞬間拍掉。

  「啊啊啊!非禮啊!這個矮子色魔居然光天化日掐我的胸口啊!」銀時兩手交叉掩在胸前,扭著身子大叫。「嗚嗚嗚我要如何嫁人吶!叫警察啊!叫真撰組來抓他啊!」

  高杉顯然被銀時嚇住了,右手僵在半空指頭抽搐。眼見途人開始注意吵嚷的銀時,有些人還停下來圍觀,高杉咬了咬牙,身體氣得微微顫抖,握住刀鞘的左掌暴出幾條青筋,如果不是站在大街,大概早就拔刀把眼前人劈成兩半。

  他竭力壓下躁意,一手掩了銀時的口,靠在銀時耳邊低吼:「我給你買件衣服,現在立即閉嘴!」

  看到高杉的臉黑得像只燒焦的鐵鑊,銀時打從心底爽出來。他很了解高杉的個性,話說了出口的不會收回,也不會反悔,儘管多不願意,承諾就是承諾了。於是他向高杉比了個「OK」手勢,一雙笑眼宣示勝利的喜悅。

  「你要是給我平價貨,我可不會輕易罷了,『高先生』~」高杉鬆開手後,銀時立即挽著高杉的臂,嘴巴笑得一個燦爛。

  「給你買件壽衣,穿了就安心上路。」高杉一眼瞪向銀時,鐵黑的臉掛著歪斜的笑。

  「我和你的衣服也髒了,乾脆買一套情侶壽衣,如何吶?」銀時故意把胸口挨向高杉,露出同樣惡意的笑容。「要來個同生共死嗎?真是有夠浪漫耶~」

  「滾遠一點,否則真的宰了你。」

  「呵呵呵~『高先生』真兇啊~」銀時得意地拉著高杉去服裝店,心裡不禁感嘆,原來在西鄉人妖吧學回來的技倆能用得著。

  仔細一想,這幾天自己一直靠雙乳房去騙好處,甚至用來作弄高杉,才性轉了幾天便弄成這副模樣,其實他也開始墮落吧。

  果然,這個星期應該快點過去。


(待)
10:22 [同人] 銀高-平行線上(完) | 留言:(0) | 引用:(0)
留言: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