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7-

【暉那/修那】總會遇上 (二)

2013/01/14
。第二回字數稍多,但劇情分不開所以沒法了
。某統寫得太成熟(?)


 
 
  范統來的時候,手上拿著禮物盒。

  「生日難過,給你的。」

  「謝謝~你居然知道我的生日,好高興啊~」修葉蘭笑瞇瞇地接過禮物。「還以為你為了衣服的事過來,你良心還在啊~」

  「我不是聽珞侍說的。好像蠻少人知道啊,我還以為是你無意說漏的。」范統有點驚愕。以整個神王殿都知道的程度,他曾堅信是眼前這名無恥的男人四處告訴人自己生日了然後討禮物。

  「范統啊你竟然這樣想我?我再想要禮物還不至於這樣做~」

  「不是嗎……對了,衣服破壞了嗎?」剛才修葉蘭提及衣服,范統記起之前拜託他的事。

  「這種反話真糟糕啊~好像我會破壞你的衣服,多變態啊~」修葉蘭裝成一臉不安說道,換來范統瞬間無言。待修葉蘭自己玩夠了,自然會回答他的問題,於是范統也不再理會他。

  「最近我沒空回西方城,所以一直沒修啊。你等不了就拿回去給東方城的宮廷裁縫吧~」

  「要是他們不收錢我一定離開找他們。反正是新衣服,很急的你就快快處理吧。」范統看了看時間,便回頭問道:「要獨自吃飯嗎?難得是你死月。」

  話畢,范統亦覺得不好意思。別人生日居然說出「死月」這種不吉利的反話。但他發現修葉蘭並沒在意自己的失言,而是考慮別的事情。一會兒,他笑著點了點頭,二人便一同到相熟的飯館。

  用膳後修葉蘭貌似趕著回家,匆匆道別後便溜掉了。范統想他大概有事要辦,剛才修葉蘭點的菜都不多,而且都是很快做好的菜,加上他比平日吃得快,今天應該挺忙吧。真可憐,生日都有很多工作,看來打工族只有上班日。

  晚上,范統又接到修葉蘭的通訊,問要不要到他的家吃飯,他家有很多食物,一個人吃不完。當范統到達劍衛府時,他被桌上大大小小的禮物嚇住了。很多被拆開的禮物盒裡放著各式各樣的玩意,有很正常的裝飾品、也有一看就知是音侍送的奇怪獸皮衣服。修葉蘭在一個巨型蛋糕後向他揮揮手,示意他坐下。

  「忙死我吶一整天都在應付送禮物的人,現在才有空休息~」修葉蘭邊吃著蛋糕邊說:「想不到我人緣多好~你看~禮物都這麼多~珞侍這個蛋糕還給我省了晚飯錢呢!」

  還以為這傢伙忙工作,原來只是忙收禮!范統不禁羨慕起來,幾乎沒有人記起他的生日,別說禮物,連生日快樂都沒聽到幾句。

  修葉蘭邊吃邊向范統展示禮物。說到音侍的古怪衣服時還不忘提及對方本來想送他一堆小花貓,在他極力拒絕後變成獸皮……然後又拿著綾侍和違侍的禮物說太不可思議,不過是珞侍的意思所以都隨便送了些東西。范統默默地吃、看、聽,有點無奈卻因為是修葉蘭生日所以沒作聲。

  沒有注意范統的表情,修葉蘭繼續一個起勁地翻禮物。翻完東方城眾人的禮物便開始翻西方城的。唉…禮物真多,還要聽到什麼時候?好像被人截痛處,行了知你很開心了但你找個受歡迎的人來聽好嗎?

  「……雅媒碟這套睡衣有夠噁心吧?根本是他的個人喜好啊!粉紅色還配蕾絲花邊,他不會是幻想我穿的樣子再幻想成是那爾……」

  一瞬間修葉蘭的笑容僵住了,但很快又回復過來,把禮物收好再翻另一個盒子。雖然很短暫,但范統還是注意到。

  「……太神奇了居然連伊耶也送禮物給我!我還是為他會很討厭我呢~我比他高很多啊~下次我要買十個增高鞋墊回禮~哈哈~」

  范統忽然覺得修葉蘭跟平日有點不同……哪裡呢?說話?笑容?好像都不是。他看著,想了想,還是無法確切地指出是哪部份不對勁,但看上去就是有點不妥當。

  「……嗯…還有哪一份沒拿出來呢……」修葉蘭在盒子堆左翻右翻。

  「你妹呢?。」范統想起那爾西,卻立即記起修葉蘭提到他弟時的反應。頓時他明白起一切,修葉蘭變得奇怪的原因,還有自己在一秒前說錯話。


──那爾西沒有送禮物。

  修葉蘭站在禮物堆,笑容依然掛在臉上卻沒有半點喜悅。范統覺得他的身影很寂寞,看起來跟平日熱熱鬧鬧的修葉蘭格格不入。

  「我想是太閒了才有送吧……」范統試著解釋。

  修葉蘭沉默半晌,才嘆出長長的一口氣,苦笑道:「聽說有會議所以很忙,雖然說其他人也有命人送禮物過來……」

  范統有點同情修葉蘭。修葉蘭的記憶裡沒有跟那爾西共同慶祝生日的片段,二人大概不曾一起過生日。再者,闊別十多年,頭一次過生日,修葉蘭始終希望收到那爾西的祝福吧,即使只有一句簡單的生日快樂。

  「他有過來,那你去找他吧。」

  「不要打擾他吧,他還要工作。而且……他可能不知道我生日的事……」

  「西方城的人都沒有送禮物來!連高子都知道你弟怎可能不知道!」范統立即打斷修葉蘭的話。

  「如果他真的知道卻沒有表示,那不是說明,我的生日對他而言並不重要嗎?」修葉蘭說著,笑容變得更苦澀、更黯淡。

  他不是真的在乎生日。自己不是小孩,不會覺得生日很重要。只是,對於自己的弟弟,或許他真的期望過──不是禮物,不是慶祝,而是他能夠得到作為那爾西心目中重要的人的認同。

  其實他害怕──害怕知道自己比不上其他人,害怕知道自己在那爾西心裡其實沒有期望中的地位。縱使他知道自己身為親兄,總會得到那爾西的注視,但他需要的不單是一個普通的存在、一個容納名字的空間。他想要更多,貪婪地渴望著更高的位置──

  他想成為重要的唯一。

  能夠被那爾西重視、信任、依賴的哥哥、能夠成為那爾西最親密的存在。並非因為血脈相連,而是擁有親兄弟互相依靠的真實感情。他渴望的關係並非建立於血緣,而是心靈。

  但他知道,他期望得太高。太多年,他們只能用想像尋找對方,無法接觸的光陰裡,他們早已脫離彼此的認知,變成自己難以窺探真實面貌的陌生人。過去的時間在他們之間築起一道高聳的牆,沒有一絲缺口,彼此站在牆的一端,誰也不能觸碰到對方。錯過了一同成長的時光,再沒有補救的可能。他和他,除了血脈相連,還剩下什麼連繫?

  如果真的一無所有,他寧願逃避真相。



  范統看著修葉蘭,覺得很無奈。修葉蘭面對弟弟時總是變得很婆雞,不願意直接面對,很多時只懂得迴避。他想過,或許是對弟弟有所虧欠而內疚,也可能是截然不同的性格讓二人沒有了解對方內心的機會。然而,此時此刻范統覺得這一切都並非主因──他,只是單純地害怕。

  理應親密的關係,對他們而言卻是如此陌生。即使想修補、想重新建立,劫沒有跨出第一步的勇氣。因為害怕,如此重要的關係會因為一小步而遭受破壞,無法回歸原點。他們彼此都缺乏親人之間的真實感,卻又相信親兄弟間應該擁有的感情,假若這小小的期望和幻想被損毀,恐怕連挽救關係的機會都隨之而崩潰。

  血脈相連,是連繫的橋樑,同時也是束縛。但他們彼此都沒有發現,所以只會一直站在原點,一直站在高牆之後嘗試窺看對方。

  ……這樣好嗎?


  范統站起來,動身走進廚房,拿出刀和一個小盒子,回到大廳把蛋糕切了一片,放進盒裡然後推到修葉蘭眼前。

  「有時候,被動一點就會錯過了。」范統無心情吐糟自己的反話,反正意思也表達了。

  修葉蘭看著盒子,心裡依然猶疑。

  「走吧,用傳送陣會趕不及吧。過了今天就有意義了。」他把盒子塞到修葉蘭胸前,然後強行把他拉出屋內。

  躲在自己建立的溫室,除了安全,什麼也得不到。一直站在原點,一切都不會改變,無法建立新的感情,亦只會一直錯過。往前走需要莫大的勇氣,但如果無人率先打破高牆,牆後的人永遠都不會出現於眼前,自己期望的事物也不會實現。

  不要祈求對方先走一步,要自己先行改變。只要彼此擁有相同的心,便會互相呼應。

  冒險,才會得到寶藏;相信,才會得到愛。

  撕破自己的保護膜,才能往前行。


  「范統啊…有時,你比較像我的兄弟。」修葉蘭露出一抹淺笑,不深刻,卻很美麗。

  「有弟弟不夠想要個姐姐嗎?快來吧!」不我應該是哥!范統心裡默唸,然後揮手道別。

  「掰喲~下次見~」


  唉!真是對麻煩的兄弟!



(待)

*下回完結
 
23:19 [同人] 沉月之鑰 | 留言:(0) | 引用:(0)
留言: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