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7-

【暉那/修那】總會遇上 (一)

2013/01/13
。半年前的文,隨意亂敲,無劇情可言
。本為某人而寫的,因為太爛也不好送出
。有BUG什麼的恕不負責

 
 
 
  下星期是修葉蘭的生日。

  看著月曆,那爾西在心裡默默唸著。本來他不知道修葉蘭的生日,畢竟他們自小分離,沒機會了解對方的事,也從未跟對方慶祝生日。要不是在劍衛個人檔案上瞄到,他完全不知道下星期就是自己唯一的親哥哥的生日。

  不單是重逢後第一個生日,更是兄弟倆第一個共同渡過的生日,那爾西認為自己應該重視這天。不巧地他發現當日有好幾個重要會議,基於恩格萊爾已經信用破產,那爾西要領假期大概不可能。

  無法慶祝,那麼買份禮物,晚上吃個飯也可以吧?那爾西如此計劃著,便不自覺地墮入另一道難題──禮物該買什麼呢?

  那爾西不希望隨便買些類似筆或記事本既大眾化又無誠意的禮物。然而,即使想買適合修葉蘭或是修葉蘭喜歡的禮物,他亦毫無頭緒。他根本不知道修葉蘭喜歡什麼東西、有什麼喜好,甚至連喜歡什麼食物或顏色,那爾西都全無概念。

  即使血脈相連,他始終一無所知。

  霎時間那爾西感到一絲沮喪。重逢後,他和修葉蘭已經相處了一段時間,但他沒有了解對方更多,反而一直發掘出自己不曾了解的地方。對於這些問題,他總是難於啟齒,彷彿錯失了共同成長的機會,事情就永遠得不到答案。

  不,都是藉口吧。他只是沒有勇氣向本應親密卻又完全陌生的人再跨一步。缺少對方的時間所造成的遺憾,需要多少未來去填補?他不知道。

  或許無法填補吧。

  
***

  「那爾西你來了?哥哥很高興啊!」弟弟突然造訪,修葉蘭非常驚喜。雖然那爾西曾經來過自己的劍衛府,但次數之稀少足以與綾侍溫柔一笑的機率相提並論。

  「反正放假,過來看看而已。」那爾西的語調依舊冷淡,因他無暇理會哥哥客套的話。

  他四處打量劍衛府的佈置,試圖從中找出修葉蘭的喜好。然而當中沒值得取用的共通點,風格和圖騰沒很相似,甚至連顏色也變化多端,根本看不出主人的喜惡。

  「那爾西?你在看什麼?」修葉蘭注意到那爾西的目光不停轉移。

  「國庫空虛,我在看你申報的裝修中有什麼可以拒絕接納。」這是老早準備好的答案。

  「啊……那爾西的話真無情,難道親愛的弟弟願意看著哥哥月尾捱餓的慘況嗎?啊啊……哥哥的背上又插滿箭了,好痛啊~」

  「我只知道國庫由我來守。」那爾西別過頭,在矮桌前坐下。

  「唉唉……如果那爾西把對陛下的愛分一丁點給哥哥就好了~」修葉蘭邊說著,邊在抽櫃裡找紅茶包。

  直接無視修葉蘭的抱怨,那爾西思量著該如何試出修葉蘭的口風。拷問之類的事他很在行,轉彎抹角地探取資訊卻完全難倒他。最麻煩是修葉蘭心細慎密,要成功套話又不引起對方注意,對那爾西而言無疑是個考驗。

  明明只是買禮物,為啥弄得要套取國家機密似的?

  「喔,那爾西,哥哥剛好要外出一會,你不介意等哥哥回來才跟你促膝長談嗎?」修葉蘭轉頭看向那爾西。

  「有事要辦?我可以先回……」

  「只是點雞毛蒜皮又不能欠缺你偉大的哥哥的小事,哥哥處理一下就行,很快可以回來~難道親愛的那爾西連這丁點時間都不願意給哥哥嗎?哥哥我可是迫切昐望著跟最愛的弟弟傾盡心中情的寶貴時光……」

  「行了,我等你就是,快點去。」面對著修葉蘭偽裝出來的委屈表情,那爾西覺得有點頭痛。

  拋下一句「等哥哥喲」,修葉蘭的身影消失於房間之內。每一遍跟修葉蘭對話都讓那爾西覺得無比困擾。他喜歡繞圈,喜歡用很多冗長而無意義的話來掩蓋真正想法。他在這種嘻皮笑臉的語言下探索了十多年,早已失去跟修葉蘭猜謎的耐性。現在他總是放過自己,無關痛癢的小事就別再深究了。

  那爾西知道,他和修葉蘭都不會輕易將真我表露人前,分別在於他選擇沉默,而修葉蘭選擇掩飾。

  他們總是相似得讓對方煩厭。


  空氣寧靜得彷彿凝固了,屋內大大小小的裝潢品木訥地站著,向那爾西投以陌生的目光。他想,乘著屋主外出,不如在屋內逛逛,看看有什麼能夠助他完成目標的有用資訊。

  從大廳開始,那爾西逐一走入每間房間,偏廳、浴室、廚房、客房,最後走到修葉蘭的睡房。推開房門,那爾西掃視睡房一周,一切如那爾西所想沒什麼特別,劫在動身離開之前發現一件格格不入的上衣。

  他上前執起衣服,似曾相識但肯定不屬於修葉蘭。寶藍色的東方衣著、黑色衣邊……他嘗試翻查記憶,看看自己在什麼地方見過這件衣服──然後,他記起了。


  ……啊……是這樣嗎…….


  一陣郁悶湧上心頭,他分不清是傷心還是無奈。他想,他始終無法成為重要的唯一,縱然他如此重視自己唯一的親人。

  因為我們錯過了,那些不再復返的曾經。

  事實總是傷人。




  「親愛的那爾西,哥哥回來了~」修葉蘭滿臉笑容地回來,卻不見預期之內的人。

  他環視四周一遍,想要找尋那爾西的身影。然而,結果他心中有數。不出所料地他在桌上發現一張便條,端正優雅的字跡足以証明執筆者的身份。

──有事先回去。
  

  ……果然。

  大概有緊急公事吧,那爾西只會為此爽約。他總是說服自己那爾西是個認真的孩子,接下的工作就會拼命做好──無論他服侍的人是誰。

  空無一人的房間,只剩下他苦澀的笑容。特地外出買的、那爾西喜歡的紅茶,也只好等待下次。
  
  
  又一次錯過了……多麼討厭呢……
  


(待)
22:38 [同人] 沉月之鑰 | 留言:(0) | 引用:(0)
留言: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