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高】UNLOCK - 終章 (完)

尾聲.

  「我們的關係始終曖昧。」




  高杉畢業後,三年以來,銀八再沒遇到讓他如此深刻的學生。

  他的生活依然無限回轉,翻著課本,那篇萬年如一的齒輪謬論又一次向他招手問好。每天機械式唸著課文,說他像一枚齒輪實在不為過,但他再沒否定文中那句「獨一無二」,只是挪揄著獨一無二的人都不是好東西。

  瞄向高杉以前的座位,勤奮得嚇人的女學生正埋頭苦幹地寫筆記,窗外的大樹再抽新葉,高歌的鳥兒大概不是過去那一隻。

  月曆上的交叉日漸變多,銀八又再迎來美好的週末。假日的大街人山人海,公車擠滿一班又一班,站在人龍末端的銀八看看手錶,暗暗埋怨公車班次毫不符合社會需要,城市人遲到都是無可奈何,同為城市人不應該互相體諒嗎?

  「你怎麼不早點出門?」如果聲音能夠化為箭矢,銀八覺得自己已經胸中一箭。看著高杉岔然不悅的神色,銀八暗叫不妙。

  「JUST WE捨不得我,花了很多時間安撫它。」想不到完美的謊言,銀八決定隨便編一個理由,反正都是捱罵,誠意再多的藉口也不會被眼前人接納。

  「那把JUST WE送來我家,我會教它如何獨立。」

  「去了你家只會變得更黏人!你想要就自己買一隻,何必老是搶我家的!」眉心蹙出清晰的川字,銀八沒好氣,撇著嘴揭開餐牌。

  看著一串過於高昂的價錢,銀八嚇得幾乎撞倒旁邊的水杯。他早料到高杉選上的餐館肯定不便宜,卻沒想過單是一碟小食都能抵上他三天飯錢。他開始思考倘若自己只點白飯,後方那位笑容可掬的服務生會不會立即變臉,繼而一腳踢他出大門。

  高杉瞥了銀八一眼,嘆了口氣:「我請客吧。你想點什麼就什麼。」

  「真的嗎!?」銀八隨即揚起嘴角,笑得亮出一口白齒。看到高杉點頭,銀八趕快喚了後頭的服務生,「麻煩你!我要這個最貴的魚生套餐,再來一碟刺身拼盤,這店裡哪一款酒最棒?另外草莓芭菲可以晚點送上…」

  點完菜,服務員笑得一臉絢爛恭敬退場,銀八掛著同樣高興的臉蛋端好坐姿,自欺欺人把高杉久違的殺人目光過濾。

  「你到底是什麼生物,竟然不知廉恥到這種地步。」蔑視至極的語氣搭上咬牙切齒的表情,高杉顯然被惹火。

  「別這樣嘛~學生孝敬老師是天經地義~我看好你啊,工程師都會賺大錢耶~」瞇著笑眼喝茶耍賴,銀八卻不慎被熱茶嗆到了。

  「你早就不是我的老師了。現在你只是一個沒錢沒品沒尊嚴、開孩子錢包討飯吃的大叔。」高杉咧出歪斜的笑,盤胸的姿態尤其囂張。

  「…你一定要說得這麼狠嗎?」

  高杉哼笑一聲,不再理會銀八,低頭戳手機。銀八抽了抽嘴角,托著臉放空腦袋。

  時至今日,高杉的嘴巴依然凌厲,光陰沒有磨平他的菱角,反而變得更尖銳,得勢更不饒人。

  升上大學後,高杉搬到宿舍。家裡的事他一概不理,假日不會回去睡幾天,反倒閒來沒事就鑽上銀八的家,吃飯溫習玩耍睡覺,好像房子是他的,只差沒向銀八要配匙。

  三天不到又有人窩在自己家中,習慣獨處的銀八蠻不自在,儘管沒礙他工作,生活被入侵仍大不好受。但他發現他的適應力的確不賴,隨歲月推移,他漸漸習慣高杉的存在──三年間,家中浮現著高杉生活的痕跡,他專用的物品、他喜歡的食物,日曆上記著他的行程,枕頭日積月累地感染著他的氣味。高杉融入了他的生活,在他不知不覺間。

  只要牽上高杉,銀八覺得很多事情都能夠接受。他不需要掩藏,不需要隱暪,就如面對他的老師,他對他的學生甚至更加率直。

  這輩子,他初次覺得,有人可以在他身邊。

  然而,他和高杉的關係,他始終找不到合適的形容。同伴、師生、家人、情人,每一個都不足以概述,他們走在每種感情的邊沿,些微相似,又些微相差,硬套上去便顯得過於突兀,牽強不成理。銀八覺得高杉亦無刻意思考,他只是單純喜歡,便往自己黏上去。

  無論怎樣的關係、怎樣的感情,做過怎樣的事情,世上都沒有一種名詞能夠包含一切,為何要被形式化的文字束縛兩個人的生活?換個模樣的鎖鏈,他們都嗤之以鼻。既然一直以來都是瞎行,就繼續在荒地走出道路。

  難得有個並肩的人。


  「待會去個地方吧。」

  「去哪?」

  「去了你就懂。」銀八笑得不懷好意,被雙筷夾著的刺身片再次送進口中。看到高杉疑惑的臉孔,銀八覺得事情令他更興奮。對著年輕人,自己的心境也會變年輕吧?

  雖然這種心情根本是小孩級數。

  用完晚膳,銀八領高杉去坐公車。窗外風景不斷流逝,燈光掃過身體只是一剎那的動作。高杉從上車開始便點著手機屏幕,早有此料的銀八已經不會介意,徑自靠窗閉目養神。

  到了終站,銀八被高杉狠狠拍醒,揉著腦袋跳下車,迎入眼內是一座新建不久的遊樂園,入口的裝潢很光鮮,但規模不大,跟高杉家那樂園比簡直天壤之別。

  「你知道一般遊樂園的開放時間嗎?」比起帶大學生去遊樂園的少腦筋行為,高杉反而在意售票處那面「停止入場」的板子。

  「雖然我家沒開遊樂園,但世上有谷歌,也有維基百科。」銀八白了一眼,對於被當成笨蛋深感不滿。

  「那你解釋一下,現在我們站在門口有何意義?」

  面對高杉鄙視至極的目光,銀八差點兒就吐糟高杉也曾經爬牆去遊樂園。忍著脾氣不跟孩子計較,一把遼亮的嗓音恰巧堵住他們的嘴炮,一名穿制服的小伙子揮著手跑來,鴨嘴帽上清晰繡著樂園的名字。

  「老師真慢呢!等你好久了!」小伙子咧開爽朗的笑容,跑到銀八面前。

  「十來分鐘而已,假日的交通都很麻煩嘛。」

  小伙子嘰嘰笑了,便側臉看了高杉一眼。「咦,你是大學生嗎?長得不高呢!比我還矮幾公分啊!」

  沒頭沒腦踩中高杉的地雷,小伙子隨即被目露兇光的高杉嚇得寒毛直豎。銀八見狀,連忙拍著高杉的背,打著圓場轉移話題:「哈,快點進去吧,再晚一點就很礙眼了。走吧走吧。」

  小伙子支吾回話,便領著二人走進樂園。高杉也儉起殺人眼神,懸著眼珠斜睨銀八。「你搞什麼了?」

  「就是去遊樂園。這傢伙現在是我的學生,某次聊天才知道他在遊樂園打工,只要人數不多就能偷偷領人進場,很划算吧!」

  「現在才進來划算什麼?都快關門了,職員在趕人走啊。」高杉比著逆行的人流,沒好氣道。

  「就是要別人都走了才好…呃!看到了!」發現目標後,銀八拉住高杉的手碎步跑前。高杉抬頭一看,頓時明白銀八的用意,綠瞳在金光裡緩緩放大,嘴唇半開著把錯愕的心情表露無遺。

  眼前的旋轉木馬,沒有高杉家那座大型機器來得華麗,稍細的旋轉台上,掛上花飾的木馬倚著支柱,沿著軸心一層一層圍在銀白色的圓台邊。雕成帳幕形態的頂部裝滿了七彩繽紛的大燈泡,帳幕下金銀相間的射燈把每隻木馬照得閃閃生輝,猶如奔馳在奢華浮誇的馬戲世界,把盛載的小孩帶到色彩絢爛的夢想國度。

  高杉頭一遍看到啟動後的旋轉木馬。有很多次,他幾乎能提起腳步走進父親的樂園,卻始終停在入口處,看著過於熟稔的樂園地圖,轉身離開。他童年的夢想,也是他童年的創傷。沉澱在心底回憶,一直被自己忽略的願望,從歲月裡逐漸褪色剝落,他一直以為自己不再帶著感情,過去的期盼早已粉刷失色,當回憶只剩下畫面,便失去它本有的力量。

  但銀八聽到不一樣的聲音。


  「嗨,機器好像不開放了,再啟動真的沒問題?」銀八比著機器前的欄柵,向控制室的小伙子大叫。

  「沒問題啊,關門前都要來一遍測試,只是不能坐上去。」

  「不能坐啊,你要去求一下嗎?」銀八抿著笑意明知故問。即使能坐,愛面子的高杉也不會在別人面前做孩子氣的事,怎可能會央求職員讓他玩。

  「誰要坐!看看就行了。」高杉微微別開臉,踏著小步走近欄柵,兩手架在上面俯前身子。潔白的眼帶遮掩了他的側臉,銀八看不到他的表情,稍顫的身體卻出賣了他,勾住褲袋的手顯得尤其忐忑。這切動作都收進銀八眼內,銀八滿心喜悅地揚出微笑。
  「準備好嗎?要開動了!」小伙子叫了一句,看到銀八豎起姆指,便溜回控制室裡。

  數秒以後,機器嗚嗚起動,機器上的燈泡一光一亮輪著閃爍,節奏輕快的音樂徐徐奏起。旋轉台上的木馬開始上下跳躍,繞著軸心轉起圈,馬身的寶石照得晶瑩通透,一雙雙彩眼在金光下顯得炯炯有神,漂亮的畫面抓住了高杉的視線。他看向著機器,略長的黑髮披上一層薄金紗,定格的身體猶如交出了魂魄,隔在欄柵之外亦能用心靈進入另一個世界。

  瞄了高杉一眼,銀八走在他身邊,背靠欄柵盤胸站著。不去探究高杉心情,他把餘下的時間留給高杉一人,也為自己留了一個幻想空間。

  躲在自己的軀殼裡,每個人都要靠自己解開心鎖。這是一條沒有捷徑的路,只有靠一雙手、一雙腿獨自走過。作為高杉身邊的人,他只能悄悄告訴他鑰匙的位置,然後讓他自己拆開鐵鏈,打開門,走出他所建立的牢獄。

  聽著童真滿滿的樂曲,擦過耳窩的聲音原來如此動人。仰起頭,入黑的晚風帶著涼意,佈滿密雲的夜幕裡沒有星月輝映,他卻看得到遠在空中的前路。
 
  托起眼鏡,世界如此瀝瀝在目。他想,他和高杉,從今以後也不再需要月光。



<完>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