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高】UNLOCK - 第五章 (3)

第五章 (3)




  「你好像受了很大打擊。」

  「…對…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傾盡錢包的零錢只能殺下兩個特價漢堡,銀八本認為連一顆洋蔥粒都不能放過。聽完高杉的話後,他卻幾乎一口也啃不下去。萬料不及,真相居然是如此一個故事,連鬧劇也算不上的一場爛戲。

  「你從一開始就知道,老師口中的人是我?」

  「有想過。」高杉徑自說著,語氣由此至終都是一貫的不在乎。「不過,直至那次看著你打架才敢肯定。那種感覺…太熟悉吧…」

  該說是緣份嗎?高杉沒有刻意升上銀八執教的學校,應該說,他根本不願意見到真正的銀八,卻在開學頭一天,被這頭顯眼的銀髮緊緊抓住視線。雖然只是匆匆一遇,他仍然在擦身而過的一剎那,嗅到跟自己相同的味道。

  他知道,如果接合上,他不可能再掩蓋他的渴望。明明不想接近,小心翼翼繞過對方的站足點,卻在高中最後一年被迫困在同一教室裡,於是他逃出學校,試圖守護著幻想中的輪廓。但緣份並不是人類能夠輕易擺脫的絲線,結果他們始終遇上,一步一步,在陌生的現實裡漸漸靠近。


──始終走到這一步呢。

  輕描著淡寫訴說過去,沒有留下任何感言,表情也不曾變換過,高杉淡薄得像旁觀者,默默看著畫面更替,最後冷笑一句無聊。

  幻想如煙消散,然而,他沒有失落。他的感情一點一點改變,於他而言,現在的坂田銀八到底代表什麼,他沒有答案。

  不是同伴,不是老師,不是長輩,不是情人。他可能仍舊依戀著幻想出來的影像,卻在與現實接合的時候衍生出另外的感情,一種無法釐清的感覺。如果刻意不為一種感情刻下名字,會得出如何的結果?沒有岡位的齒輪,應該以哪種形式存在?

  他一直思考,始終得不到完滿的答案。


  「回想起來,你是從老師那處拿到我的號碼嗎?遊樂場那串鎖匙該不會不是萬能鎖匙,而是真的管理匙吧!」銀八把高杉剛才的告白和二人的經歷湊合思考,想起了一直以來的謎題。

  「我從松陽老師的電話裡偷了你的號碼,鎖匙也是早在園內偷出來的備用匙。」高杉說得毫無悔意,好像自己沒做過什麼錯事。

  「……你是當大盜的料,不要埋沒天分,現在去多偷一客薯條給我。」

  「想要就去買,為了這點錢教唆學生犯罪,你的專業快要丟了。」

  「哼!因為你,我早就可以丟一百次專業,還差這一次嗎!」銀八埋怨著,咬了一口漢堡。

  「這點兒打擊便自暴自棄,就不要老是把專業掛在嘴邊。」高杉冷哼一聲,把包裝紙捏成紙團放在餐盆上。「好吶,我想說的,說完了。」

  「嗯…?」

  「從一開始,我只是想讓你知道這些事情。」高杉徑自抹嘴,又掐皺了衛生紙。「在你不曾注意的角落,其實人都會緊緊連繫在一起,哪怕你從來沒見過那個人。」 

  「突然變得麼哲理,不會把中二的形象變好。」銀八兩手盤胸,隨意譏笑著。

  「就一直爛下去吧,我也沒打算要變好。」

  高杉捧著臉,鮮艷的眼眸一直炯炯盯著他,像燃燒靈魂的火焰,溫暖而美麗。記憶中,銀八好像從沒正眼看過自己,總是在逃避、視而不見,縱然他能理解,卻仍會失落。

  「我一直在想,為什麼你要纏著我,現在總算知道了。心情真好~」銀八呼了口氣,靠上椅背揚起笑容。托托眼鏡,目光穿過鏡片時視野原來如此清晰。「我想,從今以後我知道如何面對你。」

  「哼,別說得我很難應付,我倒覺得你比較麻煩。」

  故意磨花眼球、蒙上麻目的面具來逃避現實,掛起成年人的軀殼,卻像小孩一樣等待被哄,等待被發現。如此自欺欺人地生存,卻一遍一遍傷害著前來敲門的人。

  明明我們同樣麻煩,卻只有相同的人,才會明瞭彼此。

  「你打算如何做,我也不太在乎。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高杉揹起袋,站起來準備離開。「再見了。就算再也不見,都沒所謂了。」

  轉身往大門方向踏步,隨意往背後揮揮手道別。他始終沒有道出心底的願望,如果衝口而出,一切就會失去價值。只有這級階梯,他不希望通過語言來邁出腳步。

  他想被發現,這一點跟他如此相似。

  「說什麼廢話…」自動門滑動的瞬間,後方響起一陣懶洋洋的聲音。「明天輪你值日,早點回來啊。」

  如此自在的語調,想必是一臉惹人討厭的胸有成竹。高杉並無回頭,勾著褲袋步出快餐店。

  玻璃門咻一聲關上,冷風竄進衣間涼而不寒。抬頭一看,城市的夜空裡星星被燈光淹沒,死寂的電子燈沒有照亮柏油路,失去朝氣的黑幕中,只有彎月依然皎潔乾淨,遠離塵埃靜看世界。

  明澄的晚上,他想,這一晚大概能真正入睡。

  真正的安眠。


(*待續)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